首页 武汉会战 流放之路 张译 歌诗图 活着 奔跑吧兄弟 普陀山 汪汪队立大功 圣淘沙

万通娱乐网址_万通娱乐平台官网

浙江卫视《奔跑吧兄弟》第四季如何破除三季魔咒?

2020-10-10 04:23

  中国电视综艺公认的现象级节目中,目前几乎都已经进入到了三季以后,三季魔咒的定律被一些媒体和评论人经常性挂在嘴上,的确,在如今的电视环境下如何在变与不变之中保持持续的吸引力,是很多节目面临的课题。

  《奔跑吧兄弟》现在已进入第四季,从台网两个维度的收视率和关注度来看,毫无疑问“跑男4”依旧处于绝对领先的位置,短期内还难以被其他节目所撼动。尽管在这一季开播之前,经历了制作团队换帅、第四季必然陷入审美疲劳等探讨和质疑。

  与其他很多节目的速朽相比,“跑男”第四季虽没有创造新的辉煌,但却以收视率稳定破3、话题度长期占据首位的表现依旧占据如今最受欢迎的电视综艺的位置。“跑男”为何能够突破三季魔咒?“跑男”的耐力赛还能持续多久?背后的动力是什么?

  5月27日播出的节目中,“跑男”去往韩国录制,但嵌套的是葫芦娃的主题,邓超、Angelababy、陈赫等MC化身七只葫芦兄弟,再加上嘉宾张雨绮的小金刚,凑成了一部完整的葫芦娃人设。葫芦兄弟是承载了几代人记忆的经典题材,在节目中被再次以贯穿头尾的主题呈现,唤起了许多人的童年回忆。虽不是全新题材,嫁接了经典题材,却反而显得新鲜有趣。

  这或许一定程度上彰显了“跑男”高收视的秘密。之所以能够收获多终端、长时间的现象级表现,与其节目属性的全年龄性不无关系。收视人群幅面的广谱性,是与很多其他娱乐节目相比,最大的一个特质所在。

  从三四岁的小孩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几乎都可以成为“跑男”的受众群体,并且是在观众比例构成中产生了实际的占比。就像“葫芦娃”的题材一样,几乎所有人群都能够在其中带入并看出乐趣。“跑男”在占领15—25岁的年轻主流观众之外,收视的全年龄性和收视人群的广谱性特征明显。

  一方面,“跑男”事实上有效地帮助浙江卫视在年轻化战略上更进了一步,重新占领和抢夺以往被电视所忽略或者抛弃的人群;另一方面,在年轻化特质明显的同时,“跑男”的全年龄性也让其在拓展最具消费力和传播力的收视人群之外,也占据了了从幼到老两个端口,一定程度上完成了真正的大众化传播,奠定了其高收视以及持续发展的动力。

  大众化是电视传播过程中最理想的状态,但是却不太容易真正实现,特别是如今渠道、信息极度富集泛化,不同年龄人群之间的娱乐消费方式、审美趣味的进一步分化,让这种大众化传播变得越来越难。

  “跑男”的大众化一定程度上与其从内容形式到精神内核的主流化追求密不可分。形式上不刻意追求特立独行,相对简单轻松的设计增加了观众投入的可能性,内容上以本土化题材为主,并且这种本土化追求在逐渐增强,如每期录制的地方都是中国各大城市地标,主题选择也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经典性的流行文化密切相关,本季的十二生肖主题、葫芦娃主题、金庸小说主题等,每一人在其中都能够发现和找到共鸣。

  主流化的追求还体现在精神内核上,相对轻松愉悦的风格取代刻意煽情与生硬狗血式的重口味娱乐化路线,符合转型期受众的娱乐审美享受,用正能量的方式取代对人性负能量的偷窥,用整体阳光健康的内核代替以往充满类似于撕逼等情节充斥着满满恶意的娱乐审美趣味。

  “跑男”中的几位固定嘉宾和每期的来宾之间的互动是节目很大的看点,他们在节目过程中也充斥着各种形式的战略和比拼,但却以趣味和正向为主,例如贾玲在节目中尽管为了节目笑果开始依旧被陈赫“嫌弃”,但在节目喜剧效果之外,整个节目中依旧被很多人所尊敬保护着,贾玲也因这档节目而受到更多人的喜爱。

  不走“污”路线,不搞基不撕逼,不但没有让年轻观众流失,反而造就了老少皆宜的主流化、大众化娱乐文化审美范式,而这也是“跑男”获得广谱受众的动力和基础所在。

  很多持续关注“跑男”的观众会明白,实际上四季以来节目在多个维度发生着变化,更不用说每期节目的主题内容等几乎都是全新。创新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当下的电视环境中,渠道的泛化、竞争的加剧和内容产品的同质化,都导致中国观众普遍缺乏耐心和恒定力,创新往往成为编创者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跑男”在这一方面提供了一些方式和路径,坚守内核,这是基础,同时不断进行原创和维新,助力其在四季节目里持续保持现象级高收视在。

  四季节目里,从主题策划到游戏设计再到参与嘉宾的选择等方面“跑男”都在力图带给观众更多新鲜感。在新近播出的几期节目中,更是可以看到这种创新化的探索。

  “十二生肖悬案”这一主题中,首次打破了节目惯常使用的观众的上帝视角,采用破案的悬疑手法,MC和嘉宾分别扮演角色参与其中并根据线索一步步找出答案,观不断跟随,与嘉宾一起“破案”,创新体现在了情境设计到后期剪辑方式的整个过程。

  除了情境设计和叙事方式的调整,“跑男”的主题也一直在不断丰富当中,从传统文化中汲取灵感和营养是其最重要的方式。从中国传统文化十二生肖的故事中吸收灵感,将其中的传说和故事埋设在剧情设计当中,不仅新鲜有趣,实际上也是对传统文化的一次普及。中国经典动画葫芦娃的故事和形象也被节目所采用和借鉴,甚至将这样的经典形象带入韩国,在韩国进行录制,产生了一种基于文化碰撞之后的奇妙化学反应。

  最近大热的“全民老公”宋仲基的中国真人秀节目首秀就献给了“跑男”,作为韩国版初期的参与者,宋仲基在中国“跑男”中的参与和回归也附着了许多意义,其高人气让现场的两位女嘉宾也有些招架不住,向来霸气的张雨绮多次脸红。随着“跑男”影响力不断扩大,在嘉宾的网罗上也更便利,节目本身对于嘉宾来说也能够塑造和释放更真实阳光的形象,基于对节目本身的信心和信任,很多极少参与综艺节目的嘉宾也愿意加入到节目中,如张涵予等一向以硬汉形象示人的影视明星也参与进来。

  “跑男”是轻松娱乐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节目中的七只MC性格特色各异,但互动越来越自然,而且不断擦出火花,在第四季中,人物关系之间进一步升华,邓超与鹿晗新组成的“父子”关系就碰撞出了很多笑果。

  “跑男”的成功与生产制作方式密不可分,编剧和导演工种分工明确,前期后期工业化方式推进,这是其最终呈现出高品质的原因。工业化方式制造,但整体氛围和精神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沉重。

  娱乐是电视这种大众媒体最主要的功能之一,这是一个娱乐泛化的年代,但真正满足娱乐需求和正向引导的娱乐方式和产品却并不多,因此可以说这个年代不是娱乐太多,恰恰是真正有建设性的娱乐内容太少。要想获得观众的持续青睐,具有建设性和引领性的娱乐才真正具备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

  “跑男”受到持续关注或许就其在娱乐化上的正面取向密不可分,主题和游戏环节的设置基本上都体现了智慧、勇气、团结等正能量的精神,几位参与明星尽管人设各有不同,但本质上都是善良和积极的。“跑男”也引入了公益元素,在西双版纳一站中,“跑男”团成员与当地儿童进行公益互动,将公益元素与文化元素进行融合一方面夯实了正向的精神内核,另一方面也拓宽了节目本身的受众群体,可以看出当地人对于“跑男”的喜爱,很多家长都以看“跑男”作为给孩子好好学习的奖励,邓超曾感慨,能住进孩子们的童年非常幸运。

  周五晚间的电视时间本就是轻松娱乐的内容为主打,全家欢式收看在这个时代不仅可以成为可能,而且也应该成为娱乐节目的追求。正向积极、不断创新达到大众化和主流化的效果,“跑男”提供了启发。